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6的文章

瀘沽湖與亞丁 環線之徒 DAY9 美好的一天

圖片
今天,告別了廣東幫。
廣東幫打算今天就翻過夏諾多吉埡口下亞丁,趕在假期結束前回家,而我跟天津的本來這趟徒步旅程就打算好好享受慢慢走,經過前幾天的操勞,今天打算徹底腐敗只到夏諾多吉埡口前的營地就好,一般傳統路程今天是從嘎洛牧場到夏諾多吉埡口前營地,而我們昨天已經走完了最陡的路段,今天可以徹底輕鬆走。
於是就在這裡告別了廣東幫,互道祝福揮手再見,我們則是摸到十點才啟程出發。


沒走多久,就遇到許多送完客人要回家的馬幫,沿途不停地扎西德勒扎西德勒,要回家了,馬幫各個看起來都特別高興。



有經幡的地方通常都是一個高點,接下來應該就沒什麼陡坡了。



開始腰繞而走,今天走平路的速度跟昨天走陡坡的速度一樣慢,三步五時還停下來看風景,在一個拐彎後,夏諾多吉神山出現在我們眼前!!雖然遠遠的、沒有全貌,山頭也被一團雲給遮住,但還是掩蓋不了我們興奮的心情!!走了那麼多天,就是要來看神山!
當拐過彎看不到神山時,我們就會加速,等到拐過另一個彎看到神山,速度才會放慢⋯⋯



我們在一個展望極好的地方休息,還遇到了要回家的馬幫。



內心不停的用念力想要驅散山頂那團討人厭的雲。



和馬幫聊開了,還送我們一堆客人留下來的食物,有方便飯、青菜、馬鈴薯、辣椒、糌粑⋯⋯還有什麼忘了,頓時今天的腐敗餐有著落啦!
還有那隻狗,馬幫說是怎麼來的我忘了,只記得一直說要送我們,真是奇怪的馬幫。
聊著聊著馬幫看上了天津頭上的帽子,想要跟天津的買,天津說這帽子是市場買的便宜貨,要的話就送你吧,東北人真是豪爽啊~



繼續往前走,右前方出現了一塊讓人充滿好奇的營地。



走在這種山路上真的是超爽!!





千辛萬苦就是為了這個!!

維基百科:「夏諾多吉是位於中國四川省甘孜州稻城縣亞丁的一座雪山,也是三怙主雪山之一。「夏諾多吉」是藏文音譯,意為金剛手菩薩海拔高度5958米」



這頂帽子不知道是用來祈福的,還是用來紀念?


瀘沽湖與亞丁 環線之徒 DAY8 四千公尺的雲海營地

圖片
天微亮,朦朧的視線中,一道身影染起了火苗,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在祈禱著什麼,再次睜開眼時,火依舊燒著,人卻已不見,肚子感覺有比較好一點了。

好像是昨晚喝太多酒的緣故,半夜肚子疼,怕出門上廁所會吵醒藏民,強忍著疼痛睡覺,最後終因耐不住因疼而呼之欲出的屎意,小心翼翼地下樓,結果那門實在是不好開,還是吵醒了爺爺,不過好在爺爺醒了,不然不知道我還要開多久門才會開,解完屎意後,趕緊吃了顆腸胃藥再入睡。



今天有長長的土石公路要走,意味著要一直曬,於是決定早早出發,但再怎麼早都無法拒絕藏民熱情的早餐之邀,我們只能乖乖的坐下來吃早餐,哈XD,不過這玉米餅還真是好吃,肚子還沒痊癒,不敢吃太多,吃到一半還去上了廁所,真是可惜了這美味的玉米餅,如果肚子沒事、時間也夠多的話,真想大啃幾大塊,再不要臉一點就要可外帶了。

在藏民家的廁所拉了兩回合的屎,讓我印象深刻,深刻的不是屎,而是廁所,這個廁所只是在牆角邊挖個洞,洞的中心位置比地板稍低一點,洞前的兩側凸起,形成一個軌道,好像是給人站的,又好像是防止屎拉出界線,洞通往哪就不知道了,不知道是泥土還是水泥蓋的,就這樣,拉完用瓢子搖水沖,屎都不會殘留,廁所也沒什麼臭味,很乾淨,真的蠻神奇的,比那些文明的沖式馬桶強太多、也乾淨多了!

帶著不捨告別了藏民,這一別,可能就是一輩子了,對一輩子只相處這一次,還是路邊撿到的人,還能這樣子的對待,這種感覺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只能感恩這一家人的招待,也許有一天角色互換後,我也能這樣幫助需要幫助的旅人。



往金礦村的路,一路好走,雖然是土石路,但對用腳行走的我們來說,平路和土石路沒什麼差別,可以高速前進,沿路都有村莊的小賣部可以補給,不用怕水分不足,衝就對了!

我們在一個小村莊的小河邊吃午餐,這小河是從地道流出來的,看起來有點像水溝,一開始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喝這個水,問了村民,村民直說這乾淨的,可以喝的,水管流出來的才是髒的,不過我還是濾過才喝,其他人就直接裝來喝。



感覺這只是放東西的倉庫。

在到達中飯小河前,耳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是天津的!!
看著摩托車呼嘯離去的身影,更有動力走這長長單調的土石路了。我們約在嘎洛村會合,這大概就是緣份吧,天津的在分別那一天也選擇自己走,也跟我一樣在森林迷路,昨晚他則睡在下通天河的半山腰,今天他下到通天河後得知要走好長一段土石路,所幸就坐機車不走了。
如果我沒坐機車,那就不會住進藏民家、就不會再聚在一起,如…

瀘沽湖與亞丁 環線之徒 DAY7 熱情的藏民

圖片
睜開眼,怎麼還是黑的?看了看時間,又閉上了眼。

再次睜開眼,天已微亮,反倒是不想起來,再睡一會。

喝著河水,吃著壓縮餅乾,昨日的焦躁已退去大半,今天打算就走到邛引村就好,雖然還找不到正確的路徑,但從GPS上來看,離邛引村不遠了,而且有非常充裕的時間可以找路。

就我現在的位置來看,只要繼續往邛引村的方向走,就會接到地圖上顯示的紅色路徑,以前幾天走過的路來看,這紅色路徑確定是人走的路,於是決定順著邛引村的方向,想辦法接上紅色路徑。

沒走幾步路,就發現比昨晚的營地還要大的多的營地,一看到這空地,就想起昨晚難睡的姿勢,就只差幾步路而已,不過在昨晚天全黑的情況下,也看不清路在哪裡。

眼前的路怎麼感覺這麼好走,好走到都可以邁步向前,但沒多久路又變得很奇怪,路咧?

詳細情形也模糊了,只記得又繼續找路,在河的兩岸上上下下,唯一忘不掉印象深刻的就是過河,過河沒有正常的橋,只有好像是刻意砍倒放置的木橋,這木橋就是一棵樹,這棵樹有大有小,有乾有濕,有上坡有下坡⋯⋯最可怕的是一棵大樹,有點長,中間端看起來濕濕的,而且是上坡,下面又是急流,掉下去就不好玩了。
拿著兩根登山杖戳著木橋增加平衡,腳踩外八方式前進,速度很緩慢,心跳不停的攀升,到達中間段,腳開始抖了起來,嚇死我了嚇死我了,越靠近對岸,越感覺得出來木橋是斜的,而且是往坡頂的方向斜上去,雖然這棵樹蠻粗的,照理來說好像越粗越好走,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在那粗壯的腰圍的視覺加成下,下面的急流比在岸上看起來更可怕,只要稍微有一點好像不平衡,就會停下來,心跳急速上升,但馬上又會開始前進,有種感覺再多停半秒,就會掉下去的恐懼感,真的嚇死我了,這棵樹怎麼那麼長啊!就在嚇死人嚇死人的狀況下,順利到對岸了,喘了三秒鐘,繼續往前走,藉由繼續前進,淡化剛剛的恐懼感,實在不想要停下來回味剛剛萬分驚險刺激嚇死人的場面。

繼續走繼續走,然後⋯⋯然後又過了一個沒有那麼嚇人的木橋,看著gps,已經到了紅色的路線,不過在對岸,實在不想再過木橋,想要再往前找看看有沒有其他路可以到對岸,走了幾步,然後突然在對岸看到了一個一位小哥!我馬上呼喊,對方聽到我的聲音,對到了眼,示意要我過去,還指了指木橋,雖有萬般的不願意,但好像也只能走木橋過去了,看著小哥越來越近,心中浮現了一堆奇怪的畫面,我會不會掉下去?他會不會救我?會不會在即將到達對岸時伸出手來拉我一把?結果什麼都沒有,小哥坐在那邊,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