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4的文章

Nikon D5100

圖片
十月五日單攻完玉山後,接著雙十連假安排了第二次的加羅湖之旅,第一天的天氣不太好,但也沒有太糟,雨一小段一小段的下,水袋沒關好,我又是穿短褲配貼身褲,水就這麼直直的流進了我的溝鐵絲鞋子裡,鞋子噁心溼溼初體驗,還好加羅湖路段不長,腳也沒因為泡在溼溼的襪子裡而起水泡,只是很噁心。第二天天氣放晴,也順利的在時間內下山搭到公車,在等公車的同時,還和當地的原住民小聊了一下,也從中得知一家非常不起眼的甘仔店(四季村那天辦喜宴,店都休息),順利的買到可樂!!
感覺一切都很順利,不過就在搭乘噶瑪蘭客運到台北然後繼續高鐵到烏日站後,就在等待開往沙鹿的區間車時,我突然發現胸口的相機消失了,幹!幹完後我盡我所能的冷靜思考後,確定是坐客運到台北下車背背包後,相機忘了拿走,確定後非常著急的趕緊撥電話到噶瑪蘭,噶瑪蘭小姐好像太忙還是趕下班似的,講話非常的緊張快速,但卻臨危不亂的把我的求救訊息給傳送出去,之後我就在區間車上緊張癡癡的等待消息,等到的回答是:沒有!幹!噶瑪蘭小姐還是用好像很忙還是趕下班似的語氣幫我留下資料,有消息再通知我。
到了隔天,我撥給京站的小姐,答案還是一樣,我內心以完全接受了相機不會再回來的事實,理性方面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相機對我來說就像我另一個生命,出門玩列為最重要必帶物品,瞬間這塊被抽掉了,空了。
因為明年有些計畫,手頭資金非常的緊,雖然我的相機也只是入門款,但也緊到無法再讓我購入同樣的相機,沒了相機整個計畫也大亂,相機的存在在計畫中佔著非常重要的一塊,整個一團亂。我內心非常的清楚,雖然相機遺失了,雖然計畫大亂,但絕不能因此停下前進的步伐,雖然非常清楚,但衝擊太大,心情還是起伏了幾天,雖然起伏了幾天,但因心裡非常明白不能因此停下,所以還是不停的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走。

會寫這篇網誌就表示內心開始有些方向了,不過還是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緩慢一下。
剛寫到相機對我來說就像我另一個生命,因為這台相機所帶給我的真的好多好多好多,從第一次單車遠行武嶺南澳開拓人生到現在兩年多開始慢慢踏入登山這個領域,最後還有留下相片的仙境玉山單攻,這台相機豐富了我的生命,開拓了我的視野,紀錄下太多的美好,我真的該好好回顧一下和這台相機一起經歷過的一切。



前往單車的殿堂-武嶺的路上



髮夾彎,夾夾夾




peace的心境,武嶺天堂路。沒有狂喜,疲累好像不存,只有peace




唷唷唷!!!我也上來了!!!